<var id="pdxts"><sup id="pdxts"><source id="pdxts"></source></sup></var>

        1. <strike id="pdxts"><sup id="pdxts"><i id="pdxts"></i></sup></strike>


          QQ客服熱線
          您的當前位置:您的當前位置:首頁>人物風采· 新聞詳細
          魏三興會長在中華文化(鞏義)論壇——第五屆宋學國際學術研討會主旨演講
          來源:河南中華文化促進會   編輯:admin   發布日間:2016-10-26   

           

          宋代的大型水利樞紐工程——引洛濟汴

                                      魏三興

           

          史書記載了隋煬帝征發民夫修運河的史實,訴說了修河民夫在皮鞭下痛苦掙扎,死于非命,怨聲載道的情景。但是,大運河貫穿東西南北,成了全國的水上交通大動脈。唐朝立國以后,繼續對運河進行維修利用,促進了唐朝的經濟的繁榮。晚唐詩人皮日休在《汴河懷古》詩中說:“……盡道隋亡為此河,至今千里賴通波。若無水殿龍舟事,共禹論功不較多?”肯定了隋開大運河對東西水上交通的重大作用。

          由于大運河的通航,開封開始繁華起來,被后梁、后周等幾個朝代作為國都,前后繁榮了數百年。宋朝繼后周而立,仍建都于開封,開封“當天下之要,總舟車之繁,控河朔之咽喉通江淮之運漕”( 劉寬夫《汴州糾漕壁記》,載《全唐文》740頁,清刻本)。宋朝之所以建都開封,也是看中了開封四通八達的漕運網。當時,京都開封人口眾多,為全球之大都會。因開封地處豫東平原,四周無山,無險可守。為保障國都安全,大量的軍隊頁云集京畿。這些民眾和軍隊每天要消耗大量的糧秣和物資,而這些糧秣物資的供應主要來自漕運,而漕運水系中汴河最為重要“大眾之命,惟汴河是賴。汴河之于京城,乃是建國之本,非可與區區溝洫水利同言也。(張方平《樂全集》卷27《論汴河利害事》武漢大學出版社1997年版。)”“汴水橫亙中國,首承大河,漕運江陰,利盡南海,半天下之財賦并山澤之百貨,悉由此路而進。(《宋史·河渠志》中華書局1977年版)文里突出提到的漕運水系,就是以汴河為水道的大運河。

          所以,有宋一代對于汴河的治理極為重視。宋朝建國之初,百廢待舉,為保證汴河漕運的暢通,汴河之治理改官督民辦為官辦,選擇干練大臣“勾當汴口”,“每歲自春及冬,常于河口均調水勢”,“春首輒調數州之民”(《宋史·河渠志》)進行清淤。國家還專設官署、官員管理汴河清淤及堤岸維護。“國朝汴渠發京畿輔都三十余縣員夫,歲一浚。”

          原來向東通南的大運河叫通濟渠,是在滎陽(原河陰縣,后并入汜水縣,建國后汜水縣并入滎陽)境內引黃河水連通汴河,從而保證航運的暢通。但是,黃河水泥沙含量高,河道淤積成了保持運河暢通的大患。汴河水源來之黃河,黃河向背無常,其河道向北游移,汴河引水口就會脫河而無法引水;黃河水攜帶的大量泥沙又常使汴河淤積而無法行船;開挖新的引水口不光需要時間,且工程浩大,開挖后也擋不住泥沙的淤積,避免不了影響汴河漕運的嚴重情況出現。引黃濟汴越來越困難。

          為了保證京城漕運的暢通,汴河每年都要進行疏浚,名曰“歲修”。但汴河的淤積非常嚴重,雖然每年都進行“歲修”,但工程量越來越大。邊境連年戰火不斷的北宋王朝國力下降,已不堪歲修的重負。但是如果聽任汴河淤塞、廢棄,將嚴重影響京都開封的糧食和物資供應。

          對于汴河的淤積,歷代治河者除不斷清淤和放棄舊的引水口而新開引水口門外,曾引滎陽南部京、索等較清澈之水濟汴。宋太祖趙匡胤建隆二年(962),因汴河淤積,舟楫不通,“導索水自旃然,與須水合入于汴。”宋神宗天禧二年(1018),為解決汴河水淺行舟不便的問題,動員軍士上萬人開金水河,“引京、索二水合流至京都。”(《宋會要·方域》卷16之16.上海書店)

          京、索諸水系季節河,水量極不穩定,靠此水滿足運河漕運明顯不足,所以,引京、索諸水濟汴只是權宜之計,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熙寧四年(1071),汴河受黃河水處口門遭泥沙淤積而不能用,不得不向上游“創開訾家口,用役夫四萬,饒一月而成,才三月已淺淀”。于是,“乃復開舊口,役萬工。(《宋史·河渠志》)”這樣的反復淤積、開口,再淤積,再開口不但給附近百姓造成極大負擔,也給國家財力造成極大浪費。為了改變這個狀況,北宋皇室又采取了一些辦法,如在滎陽境內開挖引河,將滎陽境內的小河水聚集起來,和滎澤的水一并引入汴河,但因為水量太小,沒有達到預期目的。在此形勢下,宋朝的大臣們把目光轉向了水量較大又較為清澈的洛水,此時,引洛濟汴之議遂起。

          最早提出導洛水入汴水設想的是宋仁宗時期的郭洛,宋仁宗也曾讓水利官員楊佐同往計度,因朝內保守派的反對而作罷。熙寧四年(1071),王安石力圖發展汴河水利以富國強兵,研究了“導洛入汴”的可能性。熙寧五年(1072),科學家沈括奉命對汴河河道進行了勘測,采取分層筑堰法測量了汴河兩岸的地勢高

          低。元豐元年(1078)五月,西頭供奉官張從惠奏:“往時數有建議引洛水入汴,患黃河嚙光(廣)武山,須鑿山嶺十數丈以通汴渠,功大不可為。去年七月,黃河暴漲,水落而稍北,距廣武山麓七里,退灘高闊,可以為渠,萬世之利也。”知都水監范子淵復奏《引洛通汴十利書》,請于汜水城北“導洛為清汴通渠。”既而又言河陰十里店以西至洛口(洛水入黃河處,在鞏縣境內)地勢西高東下可行水。他指出,起鞏縣神尾山至士家堤,筑大堤四十七里以捍大河。起沙谷口至河陰十里店,穿渠五十二里,引洛水屬于汴渠(宋史·河渠志》)。

          元豐二年(1079)正月,入內供奉宋用臣巡視汴河形勢,提出了導洛入汴的具體方案:“自任村沙谷口至汴河開河五十里,引伊洛水入汴河,每二十里置束水一,以芻楗為之,以節湍流之勢。取水深一丈,以通漕運。引古索河為源,注房家、黃家、孟家三陂及三十六陂,高仰處潴水為塘,以備洛水不足,則決以入河。又自汜水北關開河五百五十步屬于黃河,上下置閘門啟閉,以通二河船筏。即洛河舊口置水,通黃河,以泄寫伊、洛水暴漲。古索河等暴漲,即以魏樓、滎澤、孔固三斗門泄之……修護黃河南岸堤堰,以防侵奪新河(《宋史·河渠志》。

          張從惠、范子淵,特別是宋用臣提出的導洛入汴工程方案,正確處理了河、汴關系,洛、汴關系,汜、汴關系,索、汴關系,對引洛濟汴工程的實施方案考慮得十分周全。

          宋神宗趙頊批準了張從惠、范子淵特別是宋用臣等提出的的引洛濟汴方案。為此,專門設都大提舉導洛通汴司。根據《宋史·河渠志》記載:遂于元豐元年(1078)三月庚寅,命宋用臣都大提舉導洛通汴。四月甲子興工……六月戊申清汴成,凡用工四十五日。自任村沙口至河陰縣瓦字亭,并汜水關北通黃河,接運河,長五十一里,兩岸為堤,總長一百三里,引洛入汴。

          該工程開工僅四十五天,就完成了五十一里渠道,汜水口門外通黃河五百五十步通道的開挖和汴河兩岸筑堤一百零三里的工程量,用于阻擋黃河南侵汴河的堤堰光武埽及洛河上的水流分配工程等配套工程也迅速建成。工程進展之速,世人驚詫。這項工程的目的是保證汴河的漕運,保證京城的物資供應,保證京城的繁榮和穩定。工程完成以后,都大提舉導洛通汴司改為都提舉汴河堤岸司,作為維護汴河之常設機構。由于洛河水含泥沙量小,大大減少了疏浚工程。汴河原來每年都要疏浚,后改成三年一浚,再后來竟有“二十年不浚”。

          關于引洛濟汴的史實,沈括的《夢溪筆談》是這樣敘述的:到熙寧初,京城東水門,下至雍丘(今河南杞縣)、襄邑(今河南睢縣),河底皆高出堤外平地一丈二尺余,自汴堤下瞰民居,如在深谷。為了根本改善汴河條件,保證京都供應,撇開黃河改引洛水入汴之議遂起。元豐元年(1078),朝廷曾派數人往汴口考察,有人為黃河河道北滾,退灘高闊,可鑿為渠,引洛入汴;有人工費浩大,不可為引洛入汴后,泥沙大為減少,汴河航道改善,漕運順暢。元祐年間雖曾一度復引黃河水入汴,但不久即再引洛通汴。直到北宋末年,汴河的水源一直以洛河為主。

          由于修筑了引洛濟汴的引水工程,使開封城繼續保有了一條連通東都洛陽的黃金水道,使開封城繼續保持了其繁華都市的地位,這從張擇端所畫《清明上河圖》上的街市盛況可見一斑。

          鞏縣是引洛濟汴工程的渠首,所以,對引洛濟汴工程的傳說也很多。洛河入黃河的河口,古代是在鞏縣的洛口附近,但由于兩條河流長年的沖刷,洛河入黃河的河口是不斷向上游移動的。北宋時期,洛河入黃河的河口,在現在的洛口村靠上游一點。由于洛河河床比黃河河床高,加之洛河河水少有泥沙沉積,流淌平緩,利于控制,是引洛濟汴的最佳選址。由于史料的缺失,對于引洛濟汴工程的準確工程模式已無據可靠,但根據洛口附近村民的口頭傳說,引洛濟汴的引河入口處就在現河洛鎮的任村和沙魚溝附近。河道繞過大伾山頭,進入河陰縣,再進入汴河。這段引河的修通,使航運的船只可以不經過黃河,直接上達洛陽,下達開封,大大方便了商旅的往來。

          洛河是從黃河直通洛陽的黃金水道,洛陽是宋皇室設置的西京,可見其地位的重要。洛河雖然平時流量不大,但是流域面積廣闊,在夏季多雨季節,也是一條沒有羈絆的野馬,泛濫起來引洛濟汴的河道根本容納不了。到了冬春枯水季節,它的流量變小。如果由它自由流動,流入運河的水量就會很小,根本不能滿足運河行船的需要。按自然流向,洛河是向北匯入黃河。而人工開挖的引河要迫使它改道向東。因此,需要在洛河上建立一座分水的控導工程,使豐水季節和枯水季節流入運河的水量大體一致。如何使運河的水量始終保持在一個利于行船的水平線上,肯定是當時開挖運河時就應該考慮到的一個問題??菟竟?,控導工程關閉,使洛水大部流入汴河,以便于航運;洪水季節,控導工程開啟,洪水大部分流入黃河,不至于造成運河河水橫溢。

          由于歷史的久遠,引洛濟汴的引河已不存在,引河控導工程的資料也無法查找,但根據傳說,當時洛河上的控導工程,跟現在四川岷江上的都江堰控導工程差不多。在仁村和沙魚溝附近,有一個跟都江堰寶瓶口相似的引河入口;在洛河的分流處,有一個像都江堰魚嘴那樣的分水工程,把洛河水左右分開;在邙山頭上,也有石砌的護墻,以免河水對邙山沖刷得太快而使河口失去控制。在河中心設立可以調控的調水設施,在河中心設立可以調控的調水設施或者榪槎。榪槎是一種可移動的擋水設施,以原木捆扎成三角架,中設平臺,臺上放置石頭保持穩定,使用時以多個榪槎排列成行,在迎水面加系橫木和豎木,外置蘆席,需要時再加培黏土,即可起擋水斷流作用。這種設施很早就在都江堰水利工程中使用。有了榪槎和其他固定的調水設施,就可以根據需要對河水進行分流調配。沒有這樣一個控導工程,引洛濟汴工程就不可能成功。

          引洛濟汴工程的廢棄是在北宋亡國以后。南宋和金以淮河為界,都城開封失去了京城的地位,也就逐漸敗落下來。引洛濟汴的控導工程,是國家級的管理工程,每年都要疏浚修葺,北宋失去了控制,金人又不重視,管理人員的餉銀都沒人發放,自然是樹倒猢猻散。這樣,沒人管理,失去修葺的引洛濟汴工程就被廢

          棄,由于黃河水和洛河水的共同作用,控導工程很快就被沖毀了。屹立于洛河和

          黃河之間的邙山,也被沖刷得逐年后退,比原取水口后退了七八華里,成了今天這個樣子。

          汴河由于無水補充,徹底失去了航運的作用。隋唐大運河就徹底中斷,并漸漸被人們淡忘了?,F在人們說起大運河,只是指連通南北的京杭大運河,而很少有人提及從洛陽直通涿州、直通鎮江的隋唐大運河了。其實京杭大運河的大部分工程是元代修建的,比起隋唐大運河要晚好多年。但是,鞏縣是隋唐大運河的西段樞紐,將永遠載入史冊:鞏縣是宋代引洛濟汴工程的渠首將永遠載入史冊。

          由于史料的缺失,關于引洛濟汴工程的原貌已經無法恢復,就是現在的研究,也大多靠民間船說和根據史料的推測。但不管是收集民間傳說還是根據史料推測,都要有個實事求是的態度,有個向后人負責的的精神。但現在看來,這方面還做的不夠。有些研究者不知道洛河的歷史,不知道洛河的航運史。因為現在的洛河水量小,河道狹窄,一些研究者看到此情此景,就認為洛河就是這個樣子。其實,洛河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時候,不是這個樣子的,那時候的洛河也是河水滔滔,河面寬闊,河里野鴨嬉戲,魚打漣漪,大型帆船上下來往,有風時揚帆疾馳,無風時艄公弓腰拉纖,低沉的號子在河岸漂浮。洛河是洛陽東進德黃金水道。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在洛河和他的支流伊河上游都修筑了大型水庫,把洛河攔腰階段了,洛河才成了這個樣子。還有些人不知道河流以主流定名的原則,把洛河和它的支流伊河合稱為伊洛河,更是研究引洛濟汴這個專題的低級錯誤。

          不知道洛河的流量,不知道洛河枯水期、豐水期、暴漲期流量的差異,這樣就得出了引洛濟汴就是截斷洛河入黃的河道,使洛河水全部入汴的錯誤結論,就會誤認為在洛河上修建水?就是修建攔河壩。

          不研究不知道洛河的封凍期。一些研究文章中說,引洛濟汴以后,汴河可以全年通航。這其實就是望文生義的主觀臆想。汴河在引黃河水通航的時候,不是全年通航,因為要清理淤積的泥沙,所以在每年冬季都要乘枯水季節,進行“歲修”。選擇冬季“歲修”除了冬季黃河水流量小,引水困難,汴河停航以外,黃河、汴河每年都有個封凍期,河水封凍,不管有水沒水都不能通航。同樣道理,洛河也有枯水期,也有封凍期。每年秋末冬初,洛河的水源地因為低溫使地表封凍,徑流面積減少;地下涌出的泉水也大多結冰,到了數九天氣,洛河河面也要封凍如鐵,車馬行人可以從冰面經過。雖然在冰層下邊仍然有水流動,但流到汴河后汴河也是要封凍的,封凍的汴河能行船嗎?

          不知道黃河河灘的保護工程。黃河由于攜帶的泥沙量大,說以容易淤積河道造成水流改道。更由于河道滾動留下的都是嫩灘,所以在河道下一次改道時很容易崩塌,在黃河邊上住的人都知道,黃河塌灘一晚上可以塌五里。所以,保護引洛濟汴的運河不被北滾的黃河吞嚙,是保護引洛濟汴工程的最大工程,在工程設計之初,就應該有相應的保護措施。實施這個措施的工程又是什么?

          引洛濟汴需要解決的一個主要問題是滎陽、汜水境內一些小河入黃的問題。這些問題有的在引洛濟汴工程開始前就解決了,如宋太祖趙匡胤建隆二年(962),因汴河淤積,舟楫不通,“導索水自旃然,與須水合入于汴。”宋神宗天禧二年(1018),為解決汴河水淺行舟不便的問題,動員軍士上萬人開金水河,“引京、索二水合流至京都。”但這些解決辦法都是旨在增加汴河的水量。然而,開挖了引洛濟汴工程之后,那些原來直接排入黃河的季節河怎么辦?它們在洪水季節的水量也是不可小視的。這些工程跟原來的已有工程不可混為一談。

          研究時沒有考慮到在黃河里取水,也是要有調控設施的。沒有科學的調控設施,如何能“調均”入汴河額水量?簡單地認為黃河水大,只要挖個口子水就可以乖乖地流進汴河,這是幼稚的想法。這個自然的“流”,根本不能能保證汴河的水位穩定。以此類推,洛河的流水流進汴河,也是需要調控的。除了平時的水量調控,更要考慮洪水期洛河暴漲時的調控。因為洛河的漲水數日不退,就是黃河也在暴漲的緣故。

          洛河的水量引入汴河是綽綽有余的,正常年景枯水期占不到一半(個別年間的特大旱災,洛河斷流除外),豐水期占不到三分之一,所以,在引洛濟汴分水以后,黃河里的小型船只完全可以由洛口進入洛河。這就保證了北運河(永濟渠,通向北京的運河)到洛陽的小型船只可以經洛口入洛河到洛陽,或在洛河內調頭進入汴河,直達開封。所以,引洛濟汴以后,洛河入黃河的航道一直是暢通的。

          當然,這些問題都不是一兩個人能夠解決的問題,需要我們攜起手來,共同研究探討這些問題,以求得到更切近實際的研究成果。

           

          關于本會|活動集錦|交流演出|服務民生|會員中心|聯系我們

          地址:鄭州市管城區城東路94號華億大廈14樓05號   電話:0371-63318666    15238033467   傳真:0371-63318666
          Copyright@ 2012 河南省中華文化促進會 版權所有    www.fjiak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1001920號 技術支持:瑞博科技

          亚洲国产成人精品女人久久久_图片自偷免费_国产一级毛片a午夜一级毛片_久久久久免费精品国产小说

            <var id="pdxts"><sup id="pdxts"><source id="pdxts"></source></sup></var>

                1. <strike id="pdxts"><sup id="pdxts"><i id="pdxts"></i></sup></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