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dxts"><sup id="pdxts"><source id="pdxts"></source></sup></var>

        1. <strike id="pdxts"><sup id="pdxts"><i id="pdxts"></i></sup></strike>


          QQ客服熱線
          您的當前位置:您的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 內容詳細頁
          我會主席陳義初在“兩岸經濟文化(鄭州)論壇”上的總結講話
          來源:河南省中華文化促進會   編輯:admin   發布日間:2016-07-15   

           

              兩岸互補、為培養創新型人才而努力

          會主席陳義初兩岸經濟文化(鄭州)論壇的總結講話

           

           

          一.前言
          今天由臺灣太平洋文化基金會和河南省中華文化促進會共同舉辦的2016年兩岸經濟文化(鄭州)論壇在鄭州師范學院隆重舉行,這次論壇的主題是《兩岸教育的現狀、互補和合作》。在本次論壇上,兩岸的六位專家學者就兩岸的教育作為主題都發表了真知灼見。而教育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培養人才。所以我以“兩岸互補,為培養創新型人才而努力”作個發言,最后請錢生做總結。
          二.國際競爭就是人才競爭  
            國際競爭實質是人才競爭,創新驅動實質上是人才驅動。當前的經濟和社會環境兩岸都需要形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制度優勢,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2015年,大陸科學家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的消息振奮人心。一方面,人們為中國科學家在久未取得突破的基礎科學領域所取得的重大成就而興奮,另一方面,也在為我們本土培養出世界級優秀人才而點贊。
          但是在高興的同時,就兩岸創新型人才的現狀大家都無不感到擔憂。
            一是長久以來,由于我國本土培養的人才在基礎科學領域鮮有重大突破,使得不少人對我國本土培養“金字塔”尖上的一流人才持悲觀態度。
          二是中國在國際組織中供職人數太少,與國家地位不相稱。目前,通曉多種語言、具有深厚專業知識、具備寬闊國際視野、通曉國際事務規則的人才儲備十分不足,直接導致了我們國家在國際組織中供職的人數太少,級別較低,無法代表國家發出更有力的聲音。
          三是當前國際復合型的高層次專門人才十分匱乏。隨著中國企業走向世界,能夠為中國企業在越來越多的國際訴訟中保護權益的最高水平的法律人才十分稀缺,當下,國際訴訟與仲裁越來越多,但是我們在這方面的人才儲備明顯不夠,與國家的國際地位和國際影響力嚴重不相稱。法律領域如此,直接攸關大國間經濟博弈的金融領域也是這樣??v觀大陸金融業發展,每一步開拓創新都需要從國外引進高端人才,本土金融人才因為缺乏創新能力只能居于二線。私人銀行、信用卡、量化模型設計……這些金融領域的新業務在起步時都要依靠境外的金融機構和從業者來引導。我們的金融人才只能駕馭傳統業務,對于創新性業務心有余而力不足。與此同時,參與國際金融機構和組織的中國人很少,能夠代表中國在國際金融舞臺上發聲的人更是寥寥無幾。
          四是在世界重大科技成果中,中國所占的比例太低。
          這是一串令人觸目驚心的數字:據《財富》雜志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大陸“適合全球化要求”的年輕工程師只有16萬人,不到美國的1/3。中國大陸國際化工程師占全國工程師比例不到8%,而印度為25%。中國大陸工程技術人才人均所創造的產值僅有美國的1/16、德國的1/13。中國大陸每萬名勞動力中研發人員僅為24.8人。瑞士洛桑發布的《世界競爭力報告》顯示,中國大陸“合格工程師”的數量和整體質量在參與排名的55個主要國家中位列第四十八位。
          當前,大陸科技人力資源總量均居世界前列,但高精尖人才嚴重匱乏。有統計數據表明,在158個國際一級科學組織及1566個主要二級組織中,參與領導層的大陸科學家僅占總數的2.26%,其中在一級科學組織擔任主席的僅占0.4%、在二級組織擔任主席的僅占1.1%。從國際影響力來看,權威機構評選300多位對科學發展做出重大貢獻的科學家中,大陸入選的科學家不到10位。從國際性權威科學院外國會員人數的國別排序來看,我國處于第十八位,低于主要發達國家。
          這樣的數字,如一塊巨石,壓在人們的心底。
          三.創新型人才匱乏的“痛點”和“難點”
            其實對于“高精尖缺”人才培養的瓶頸與癥結,大陸早在30多年前已經有所認識和反省,一些大學也開展了一流人才培養的改革與實驗,但效果卻不令人滿意。
            1984年浙江大學率先創辦以培養工科拔尖創新人才為目標的教改試點班——混合班;進入21世紀后,政府把拔尖創新人才培養擺在了大陸發展的戰略高度,教育部等有關部門鼓勵、引導和規范大學拔尖創新人才培養工作。2009年,教育部等聯合啟動了“基礎學科拔尖學生培養試驗計劃”。應該說,這幾種嘗試與探索對喚醒整個社會的人才意識,為迅速培養一批基礎科學人才起到了積極作用,也為大陸大學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的研究與實踐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但遺憾的是,我們在創新人才培養過程中依然遇到一些困惑。比如,從冒尖的程度上看,“平而不尖”的狀況在相當程度上仍然存在,獨占鰲頭者為數寥寥,尤其在科學研究領域成為領軍人物的并不多。所培養出的人才距離學術大師、興業英才、治國棟梁的期望仍有較大差距。
            探究原因,如何讓一流人才的“苗子”真正“冒”出來是“痛點”所在,同時,批判性思維的不足,“志趣”的缺乏,為短期功利目的而學,缺乏遠大的專業理想和持之以恒的學術動力也是困擾人才培養的難題。此外,國際視野不夠、知識結構相對單一、動手實踐能力不足、對國際規則不熟悉等也都是困擾拔尖創新人才與領袖型人才成長的“難點”和“痛點”。
            一流人才培養是一個龐大而又復雜的系統工程,涉及培養理念、課程設計、教學管理、成長環境、發展平臺、考核評價、持續發展等一系列問題,最重要的是,需要國家的頂層設計,要推動人才結構戰略性調整,突出‘高精尖缺’導向,更大力度培養經濟社會發展急需緊缺的人才。人才培養需要一個較長的周期,不能等到人才匱乏已經成為明顯短板時才后起追趕,而應未雨綢繆、提前籌劃。
          我們必須抓緊培養能夠引領國際科學發展趨勢的戰略科學家,有望推動關鍵核心技術實現重大突破的科技領軍人才,具有國際化管理創新和跨文化經營能力的企業家人才,戰略規劃、風險評估、資本運作、國際投資等領域的高層次專門人才,通曉國際經濟運行規則、熟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政策法律制度的復合型人才。
          四.兩岸互補,為培養創新型人才而努力
          “中國的崛起真正到了居安思危的時候。即便我們再拿幾個諾貝爾獎、再取得幾個大的科技突破、再出現幾個重大新藥創制,對于我們這樣一個對人類文明做出過歷史性貢獻的民族來講,也都是應該的。我們目前對于世界文明的貢獻遠遠不夠……”這是2015108日召開的“科技界祝賀屠呦呦榮獲諾貝爾醫學獎座談會”上發出的強音。
            這番話引發了人們的共鳴,卻也讓人不禁陷入深思,究竟是什么讓曾經為世界人類文明作出過巨大貢獻的中國人,近一百年來在世界重大基礎科學領域創新中鮮有建樹、陷入沉默?
            世界級大師的缺失,限制人才成長和激發生產力的機制、土壤與環境,或許是癥結所在。而改變這樣的現狀,要從扭轉目前悄悄蔓延于高校的“短期功利主義”傾向開始。
            一是為什么中國學生普遍缺乏“激情般地好奇”?“我沒有特殊的才能,我只是激情般地好奇。”愛因斯坦的話,我們耳熟能詳。我們常說,發現問題往往比解決問題更為重要,而發現問題的過程,正是一個基于濃厚興趣與強烈好奇心,基于持久觀察與思考。這一點,目前中國學生普遍缺乏。
            二是為什么中國學生喜歡問“學這個有什么用”?
            我們必須面對這樣一個現實:無論做研究還是學習,學生們總喜歡先問“有用“無用”,“有用”指的是立竿見影式的馬上有用。如果說興趣與想象力的缺乏已經成為限制一流人才“冒”出來的主要因素,那么,“短視”與“功利”則成為進一步阻礙人才成長的重要原因。
            為什么缺乏興趣與好奇心、為什么“短期功利主義”大行其道。顯然,教育與受教育過程中的“短視”與“功利”絕非一朝一夕形成,與環境、機制、土壤,尤其是評價導向息息相關。根據現行的制度要求,博士生必須要在畢業前發表3篇學術論文,否則不能按時取得學位證,但是我們知道,重大的科研課題三五年內往往都很難取得有效成果和明顯的突破。另外,目前對于高校教師的評價制度也使得高校與科研院所的老師都沒將興趣與精力用在真正高水平的科研上,這樣我們又怎能要求學生們如此呢。短期功利主義的傾向,不僅存在于學生身上,更存在于高校教師身上。我們看到,“SCI”“EI”等國際文獻檢索的英文簡稱,是不少大學教師的“心病”。在我國高校教師評聘工作中,能否在權威學術刊物上發表文章并被這些國際文獻檢索庫收錄,幾乎被等同于評價該教師學術水平的高低。因此,無論是青年學者還是資深教授,都要圍繞著這個評價的杠桿打轉,圍繞發表文章疲于奔命。在這樣的評價導向面前,愿意從事基礎原創性、應用基礎及應用技術等費時、費力,又不易出文章的研究工作的青年教師已經越來越少,大家都立足于短平快的課題。加之目前高校的綜合排名、專業學科排名是社會關注的焦點,對高校學科的評價關系到高校的地位、聲望和生源,博士點、國家重點科研項目成了高校爭搶的“稀有資源”,而如何申請到博士點和科研項目,高校的科研水平是重要依據。因此,我們看到,國外很多高水平的大學、研究機構與企業實體,都在積極致力于重大科研課題的研究,反觀我們自身,卻將大量本應該花費在科學研究上的時間用在了寫文章上,而且,往往是為了寫文章而寫文章,文章含金量并不高。
            基于此,改變高?,F行評價導向,成為高校改革以及人才培養的當務之急。改變考核過繁,完全以論文為導向的考評機制,鼓勵老師帶學生一起瞄準國際前沿,在基礎研究領域以十年磨一劍、甘坐冷板凳的精神,沉下心來潛心向學,進行探索性創新研究。通過制度建設營造尊重人才、尊重創造、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氛圍。與此同時,完善高校人事制度,鼓勵人才自由流動,尤其是突破“以論文論英雄”的條條框框,吸引國際上具有多年行業經驗的優秀人才進入高校參與一流人才培養,都需要高水平大學大膽實踐。
          當然,一流人才的培養還需要同時處理好“育人”與“育才”的關系,“學好”與“好學”的關系,杜絕“短期功利主義”等,從根本上提供一流人才誕生的健康土壤。
          我非常欣賞威爾·杜蘭特與阿里爾·杜蘭特在《歷史的教訓》中的一段話:“不應把教育僅僅當成事實、年代和帝王將相的資料堆積,也不能僅僅當作為了個人在社會上立足的必要準備,而是應當作對我們精神、道德、技術和美學遺產等盡可能充分地傳承,其目的在于擴大人類的理解能力、控制能力、審美能力和享受生命的能力”。
          讓兩岸加強交流,增加互補,為中華民族培養出更多的“高、精、尖”人才,為世界做出我們中華民族應有的貢獻!
          關于本會|活動集錦|交流演出|服務民生|會員中心|聯系我們

          地址:鄭州市管城區城東路94號華億大廈14樓05號   電話:0371-63318666    15238033467   傳真:0371-63318666
          Copyright@ 2012 河南省中華文化促進會 版權所有    www.fjiak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1001920號 技術支持:瑞博科技

          亚洲国产成人精品女人久久久_图片自偷免费_国产一级毛片a午夜一级毛片_久久久久免费精品国产小说

            <var id="pdxts"><sup id="pdxts"><source id="pdxts"></source></sup></var>

                1. <strike id="pdxts"><sup id="pdxts"><i id="pdxts"></i></sup></strike>